我的传奇ID情缘(一)

落雪的日子欲临,指间在漫天飞雪时,划了一片记忆。传奇中的音乐,犹在耳旁绕。不觉想起我传奇ID45岁的苦郁的年华...........

在我9岁时,我一个人在土城的护城河边杀鹿,直到我在肉店认识了我的第一个传奇朋友――耒水の法师,他和我穿一样的精布套装。“雅磬,你是道士吗?我们组队去练级好吗?”他轻声的问我。我简单的回话:“我是9级道士,上线就在皇宫边杀生的,你带我行呀”。那个时候上线只玩一、二个小时的,什么也不会,笨拙的可爱。

这个男童问过我还没有学会秘极时,送我一本治俞术,并教我如何的安装和使用,有了这本书我就不用买红了,只要买蓝就行,还可以帮他加血,那一时刻我好开心,好快乐。他带我去了骷髅洞练级,在练级聊天中我知道他是耒阳人,每次打怪地上的东东他总是让我捡,有一天上线他对我说:“雅磬,等我级高后,你做我老婆好吗?这个游戏是可以结婚的”。“真的可以结婚吗?小男童等你长大了再说吧。”可是有一天他突然消失了,没有再出现,我又重新天始在护城河的独立围鹿工作。

在我13岁生日的这一天,我一个人大胆的第二次去了骷髅洞,我在一层毫无目标的走着,在我闲逛的时候,一个男战士在我而前打出了+++++++++,我忙帮他加上血,他问我多少级,我说:13岁了。“那干嘛还穿布衣呀。”“从一出生我就只有这件衣服的。”“那我打件送你吧,你和我们组队打怪好吗?”“好呀,我正一人不知道该怎样去练级呢。”这个战士叫【白虎】,还有他的同伴风★云。在我14岁的时候,他们送给了我一件非常漂亮的兰色旗袍,穿上它,我似乎成长了许多,也增添了少女的媚妩。

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面,我们三人组队在一起,形影不离,我了解到他们是江西的,那个地方的网吧好少,上线一小时要4元钱,可是为了心爱的传奇他们还是每天上线来练级。在练级当中,我们无话不说,一点也不觉得练级是多么的枯燥和无聊,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题。在这样的日子当中,【白虎】渐渐的暗恋上了我,有一天在僵尸洞打怪,我刚过17岁生日的时候,他兴奋的对我说:“雅磬,以后你就做我的老婆好吗?我们可是青梅竹马的。”我没有赤裸裸的告诉他不行,绕了又绕多多的弯弯让他清楚我们之间的不可能。他还是坚挂要叫我老婆的,我说:“不可以的,在传奇里面你级别比我高,我叫你哥,在生活中我比你大,你就叫我姐。”

我们约好去盟重练级,玩传奇有一个多月了我还没有去过那,不会走,他们就只好陪我走过去,那时候我老掉线,一掉又要好长的时间才可以进去,他们就要返回来找我,有时我挂了,又回到了比奇,就又要重新开始走。这样往返多次,我都没有了信心,可是他们并没有埋怨,而是继续陪我上路,这让我很感动。

那个下午和晚上我们都没有练级,时间全泡在我去盟重的路上了,他们4元一小时的网费全让我给泡了。在我快到盟重的时候我又掉线了,那个时候已是11点了,他们M我说:“要下了,在土城等我,明天再来。”我说好的,他们就下了线。

晚上12点我终于走到了盟重,可是我在丛林中盲目的行走,找不到他们说的土城,家里人也在陪我玩,他们让我休息,可倔强的我一定要走到土城才下机,在我迷途中,有人在屏蔽上打了一行字“有人聊天吗?”我兴奋的说:“我可以吗?我想问你怎么去土城,我在盟重的入口,请你帮助我”。“好的,你在那别走,我来接你”。

一会儿来了一个穿着黑袍的帅气的法师,他叫名人の东方不亮。他在前面开路,我跟在他的后面跑向了土城前面的大空坪,然后,他对我说:“我在挂红名的,不能前去,你从那个大刀手旁边进去就可以了。”“哦,谢谢你,以后我可以叫你带我练级吗?”“好的,那明天晚上见吧。”

说完我下机睡觉了。

第二天的上午,我接到了【白虎】打给我的电话,他在通话中说,他和风★云的号码让人黑了,上不了传奇。以后不能带我了,嘱附我找一个好法师带我练级,这样升级快点。我听了,心里难过得几乎要昏厥,我仰起头,遥望天空,我看见自己的长发像黑色的潮水,在空气中涌动,弥漫,铺展成一场迷离的梦。我对着天空吼叫,我痛恨这些盗号的坏东西,爱恨离别,当时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,我悲伤的对他说:“不是说你要娶我的吗?怎么就这样放弃传奇了呢。”他说:“这些日子工作较忙,没有时间上传奇了。”就这样青梅竹马的朋友从此不再传奇。

17岁的我举目无亲的在土城杀羊,直到晚上名人の东方不亮带我去石墓练级,和他升级好快,心情也挺舒畅。不一会儿我就在那过了18岁的生日,在我生日那个宁静的夜晚,我见到了满屏的白体字:雅磬,我好爱你哟,你也要想我哟,不然我会伤心的~~~~。

在猪二层,他的温馨的话语一直飘荡在屋子的每一个角落,他让我对传奇充满了幸福的幻想。下线前他告诉我,在我19岁的生日前找个好师傅带我,这样我还可以得到声望,他没有28级不能做我的师傅。

于是18岁的我一人前往蜈蚣洞去练级,在那我看到了一个象烈日火焰般的年轻战士,横刀当空,巍然而立。他身披金边的大战神的披风,擦得铮亮的黑铁头盔,闪闪发光的幽灵项链,一对龙之戒指,在阳光下是那样的灿烂,那样的明朗,他的手中握着井中月,他的刀寒光四射, 他的名字也似那火焰红得让人发烫--【耒】の接近⑩。我穿着蓝色风衣带着笑容走上前去,要他做我的师傅。可是他说:“对不起我已经有了一个徒弟了。”

“那你带我去练级好吗。”

从那开始,他一直带我到33级。在传奇二年多的时间里面,他带给我无比的欢欣和快乐,有时候他极度悲伤的心情,在我的影响之下瞬间忘记了伤痛,我让身边的每一个人去享受我带来的快乐。在练级当中,我们都彼此深情的注视着对方,关爱着对方,可是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。

我不嫁,他也不娶,我是这样虔诚地被他牵引,天天在等待着他带我抢地盘去升级,我们幸福地在一起,即便整个蜈蚣洞都是如此混乱拼杀,我们也能找到一个宁静的角落静心的练级。此后,我们天天相约在蜈蚣洞练级,那段时光,那种开心,那种默契,那种幸福、那种心灵的磨合,在我们的彼此的记忆中成了永恒。

在外人眼里面我们俩是天生的一对,地造的一双,可是我们什么也没说,什么也不是。一直到后来在传奇中再见面,我成了别人的妻子他对我说:“如果我在那时向你求婚,你会去67区吗?遇见你是我传奇里最美丽的意外,感谢能够认识你。”这是他留给我最后的话语。

19岁的生日前夜,名人の东方不亮给我找了一个师傅,名人の帅气十足。他把我从盟重带到了比奇的新人村,我在那拜他做了我的师傅。师父一直陪带我到33岁的生日,师傅很温存,晚上练级的时候天天跟我语聊,彼此对视,听着彼此的呼吸,相互默契的练级。

他似乎是在我身边栖息的飞鸟,从出现的那一天开始,就一直追随着我的灵魂,陪伴我传奇的每一次的停留与离开,却一直沉默不语。我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爱他,也许只是某一瞬间,我从他身上看到自己身体里的某些东西,他就像是我的一面镜子,我们彼此照耀,彼此温暖。我发觉我从心里喜欢上了他,当别人向我求婚的时候,我总是说,问我师傅吧,而师傅也总是说,她不会结婚的。然后带我去了67区的新区。半年后,我从那个区回来,他再也没有回到44区衡山的传奇。

44区衡山雅磬
上一篇:残局
下一篇:我的传奇ID情缘(二)

猜你喜欢


44区湘江致盗号者的一封信

44区湘江致盗号者的一封信

您好!距离您上次的光临时隔7天又3个小时零36分,首先要感谢您的光临,因为您证明了我的号还是有一定的价值的,让我的号与垃圾号分开.再次我要代表小桥同志表示他对您的感谢...

44区——湘江之恋

44区——湘江之恋

有人说:“网恋是现代版的聊斋,可遇不可求。网恋不见面’。当我看到很多人写传奇爱情故事的文章,都心有余悸。用心去体会他们那份激情,喜悦,以及悲剧中的辛酸...
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