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大傻瓜(恨夫记)

当初追随狂の风刹去了90区,本以为真的能够忘掉以前的不愉快,真的能够重新开始,谁知依旧是无止尽的争吵与和好,再争吵与再和好,终于,当我上他的号帮他练级时,突然发现他的好友名单里有其他女人的名字却独独没有我的,我的天空一片黑暗。

随后,他渐渐开始很少陪我,当我向好友筹够钱准备买婚戒结婚的时候,他居然喊我把钱拿给他练级(我知道战士很花钱,所以选择道士,做他的后盾,虽然我也赚不到什么钱,但练级还够他用),当我和他练级时因为和行会里的朋友说笑而忘了给他加血(他的血有500多一点,当时剩下300多),第一次在行会里用冷漠的语言刺伤了我。。。

我彻底的灰心,开始与他进行了最后的争吵,他解释,好友名单上因为其他女人名字不好打,而我和他仅一字之差;他仓库里迟迟不动的金条是为了给我买装备,在行会里训我是在和我开玩笑。。。当时已经灰心的我不再去分辨是与非,转问一起身处小药店的本行会的刚认识10分钟都不到的剑(后来才知道是老乡)

“愿意娶我吗?”“愿意。”“好,结婚去。”“恩。”

我关了私聊,直接去了月老那里,途中满是气愤的我,在行会里刷屏要结婚的消息,并与剑默契的在行会里一唱一和的表现出亲热。到达了结婚的殿堂,剑的朋友(一个网吧的)杀我,因为他和情缘?谁人知(狂の风刹)和剑都是好朋友,他不能帮任何一个,所以他只能选择杀我。

我不反抗,更不去声辩什么,只是一个劲的躲开他的袭击,剑把他训回去了,我对剑挑明:“我和你结婚,只是为了气他。”剑的回答让我惊讶:“我知道。”“那你还和我结婚?你知道后果吗?”“我不怕。”“为什么?”“帮你。”“谢谢。”

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剑,但当时报复心理占据上风,没有多想,在刹进来的那一刻,我身上已经背上了剑的名字,这个两个男人的争斗也随即开始了,只是因为一个不值得他们付出的红颜祸水。

剑和我,加上他的那个曾经扬言要杀我的朋友,也就是杀杀,我们一起离开了刹的行会,因为那是刹和他们网吧的人建的行会,老大是刹的亲哥哥。本以为离开了应该不会再有关联了,想不到。。。

剑是不爱惹事的,到现在也不明原因的在练级时被刹的朋友打了好多次,我们决定离开土城去了袄玛常驻练级。刹开始密我,求我回到他身边,我不语,依旧处于气愤中,听闻,也曾经亲眼见到他和其他女人一起练级的情景,记得他曾经说过,除了我,哪怕是人妖,哪怕是他网吧的,他也绝不会和其他女的一起练级的。

我开始变态的报复他,只要刹一在我的视线内,我就喊剑来,打白字,你一句,我一句的亲热,甚至。。。“老公,我今天穿的吊带裙好看不?”“恩,我最喜欢这件了,吊带一拉,裙子就掉下来了。”“老公,你好讨厌哦,吊带都被你拉坏了啦,你今晚什么时候过来嘛?”刹留下一个伤人的也是我活该得到的字眼“贱”愤然离去。

我坐在电脑钱,不知是报复后的胜利喜悦,还是看他离去时的心酸,泪珠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,剑密着问我:“你现在开心吗?”我无语。“你还是爱他的,回到他身边去吧,我跟他解释。”“不,我很开心,我不爱他,我绝不会再跟他在一起,绝不。如果你后悔,你可以马上离开我。”是倔强,还是我可怜的自尊,我不知道,我脑海一片空白。

第二天,刹密我:“我知道你在气我,回来吧,那个男人是什么东西,他配不上你。”拒绝私聊,可恶,怎么可以中伤别人,起码剑从未要求过我什么,我们三个人唯一组队的成绩--银蛇被杀杀拿了,他二话不说从杀杀那里要过来给我,(为这还请杀杀吃东西)那时我才23级;结婚时为了向杀杀要个拨金戒指给我作为婚戒,(他说现实中结婚都要带白金戒指,可游戏中没有,只能凑合用拨金代替,也请了杀杀一顿)

我问过剑:“为我,值得吗?”“呵呵,值得。”“为什么?”“呵呵。”为我,他甚至和以前的很多朋友都翻脸了,只因为别人不赞同他和我在一起,他在传奇的朋友中只剩下杀杀,还有一个不多见的朋友,然后就是一个所谓的“红颜祸水”的妻子--我。我感动了,想对他的好做出回应,可是。。。

刹走进我身边,心回到一滩死水般:“把你的那个剑喊来吧。”“你想干什么?”“没什么,男人的事。”“剑不会来的。”“剑?哈哈,真亲热,你从来也没这么喊过我。”“他的名字就一个剑,你让我喊什么?”“他不来就代表他怕我,他是懦夫。”“好,你等着。”

随即我下线,上了剑的号,因为我知道剑在工作,他不能上,而我也不想他上来面对刹。在游戏中,刹是强大的,起码对于剑来说,可他的号不能不上,我不要剑再为我忍受多一点的委屈了。剑的号进了密室,刹问:“她呢?”“我让她下了,家里就一台电脑。”我还在报复中,似乎有点不能自拔了。

开好外挂,试走几步,我知道他约剑来是为了一场男人争夺女人的PK战,等了半天,我忍不住的问:“可以开始了吗?”半晌,“不,我输了。”他开始脱下所有的装备,我看都不看一眼,跑了出去,天知道他这种手段成功了多少次,我就是不人心他这样糟践自己,我清楚,传奇是他的最爱,而失去装备对于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,可这次我没有回头。

我走了出去,他密剑:“我把他让给你,好好对她,她是个好女人。”“其实你不爱他的,但请你别伤害她。”“如果你伤害了她,我会追杀你到江西的。”天啊,心里不知是何滋味,回话时打字的手忍不住哆嗦起来:“我会好好的对她的,起码不会让她掉眼泪。”站在门外,傻傻的站着,不知该何去何从。

刹密我:“请你回来下,好吗?”我回到密室,他仍是光光的站着:“喊她上来跟我道个别好吗?”“她有事去了。”“那么,我请求你一件事好吗?”“说吧。”“我把号送你,请你这个号去跟她重新结婚吧,知了本是一对的。”

听到这句话,哭的昏天暗地的我似乎又回到了那天“老公,咱在44区离婚马上被盗号都成了别人的笑料了,怎么重新开始嘛?”“乖乖,那跟我去90区吧。”“不要,练级多累啊,我练了一年才35呢。”“可我在90区有号了,名字是情缘?谁人知,你什么时候想来就直接上来密我吧。”“恩。”没两天,一个情缘?谁人了密了情缘?谁人知“嘻嘻。”“你是谁?”“你猜呀。”“乖乖是你吗?”“不是,我是小坏蛋。”“老婆,大坏蛋等小坏蛋好久了哦。”

那时候,好多人开心的冲着我喊:“嫂子,你可来了,风刹都要疯了。”我嘴上怨着刹活该,但心里真的很甜蜜。。。回想一系列发生的事,刚笑着绽放泪花的我,淌出了更凶的伤心泪。

事至今日,看着电脑上的他,狠了狠心,回了一个字“不!”我似乎看到了他失望而颓废的神情,这不正是我所想要达到的目的吗?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快乐,心中反而痛的更加的锥心,痛的无法呼吸,痛的哭的异常凶猛却无声哽咽,痛,真的,或许当初的报复是错的,可以后悔吗?

不可能,已经没有退路了,而且,我一直都是个骄傲的女人。

刹把装备一件件的甩在地上,说:“祝你们幸福。”“当然幸福。”我想我是疯了,我无药可救了,天啊,谁能救救我,帮帮我啊。剑打电话来告诉我要上号,我看到不敢在看刹一眼,匆匆的下线,上了自己的号。地上的东西还在,但他人已经不在了。

我楞住了,他这次是真的绝望了吗?剑上号了,“哇,这么多好东西啊?”他刚要捡,我飞快的打出了字:“不要拿!”剑停住了,他明白了。我把东西放进包里,二话没说就密刹:“你这样做算什么?施舍吗?”“不,我只是觉得如果他带好一点的装备,就更能保护你了。”“不需要!”“我只是希望你好。”“是吗?”“我真的很爱你,老婆。”“请记住,我是剑的老婆了。”“我知道现在的一切都我造成的,是我亲手把心爱的女人推进他的怀抱。可是,你爱他吗?”“他可是我的丈夫,你说呢?”“老婆,我手机一直看着,我等着你回来我身边。”“不,绝不可能,还有,不要再喊我老婆,现在只有剑才能喊,如果你再喊的话,剑会不高兴的。”

每一个字每一句都是伤人的,伤的他体无完肤,随即,我走到他面前,交易他所遗弃的东西,他转身,取消!再交易,他再转身取消!我开始一次次哭着固执的跟他交易,他一次次转过身去取消交易。

看着如今的他,我累了,报复的心理完全崩溃:“你不要就算了,我恨你!”离开了他,我知道我这一转身,我和他永远回不去了,永远,永远。。。

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我对剑始终还是无法动心。众人面前,我们肆意谈笑,当与剑独处的时候,我除了礼貌用语再没别的。剑包容着我,任我去以前和刹走过的每个地方回忆过去,他默默的陪着我,只是一个劲的砍杀想要袭击我的怪,当时的我太过于自私的沉浸在寂落中,没去理会剑的感受。

再也没问过剑“为什么对我好”的问题,我再没关心过其他的事物,只是偶尔见到情缘家族的人打架,还是会习惯性的走上去帮忙++,顺便拖住个敌人,再毒毒其他的敌人。一次的这种的“习惯”让我又看到希望。

一个情缘家族的小战士穿着青盔,拿把斩马,在小药店里和几个会烈火的战士打架。天啊,太过分了,忘了自己只是个25级的破道士,也忘了自己的超菜PK操作,马上投入战斗,跟那些高级战士打了起来。我很快就挂了,再来。小战士挂了,他也再来。

终于当我和小战士再来的时候,那几个战士被情缘家族的人干掉了,躺在地上大骂着。小战士一句话让我突然觉得好熟悉,好象曾经有人为我这么说过:“谁敢欺负她,我见一次杀一次。”当然得到的是地上那些家伙的取笑。我见到这么多情缘的人,没有多想,走出了药店,突然一行蓝字好刺眼:“别再帮我,否则你会后悔的。”是他,绝对是他,他回来了,他真的回来了,会不会是因为我才回来的呢?再密过去,已经无法查找了。

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只知道掉眼泪,心里有些酸,或许还有些甜,我不知道。再见到刹这个号的时候,他已经穿重盔了,我把他当初甩掉的东西跟他交易,他还是转身取消交易。“为什么?你已经回来了,这些东西你应该拿回去。”“我有东西带,那些是给他的。”骄傲的男人啊,“以后受欺负了告诉我。”“不用,剑会保护我的。”“他行吗?”“当然。他可是我的丈夫!”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,为什么我还是这么任性,我错过了和他和好的最后机会了。

随后,每次我被打,只要有他们行会的人经过,不要一会,他就能马上赶到,杀了打我的人又马上离去,只飘给躺在地上喋喋不休大骂的敌人,或许也是飘给我的一句话,以前也是这句话,没变:“敢伤害我的女人,见一次杀一次。”几次这样的事件发生之后,安全区多了许多骂他的刷屏,肮脏的字眼,不堪的语句,当时看到这些,大热天的我浑身冰冷,不知道他会怎么想,不敢去问,下线!

在床上反复思考了几天,还是不知道如何结束这一场由我亲自导致的噩梦。没几天,外婆生日,我随着家人去了南昌(剑是南昌的)给外婆做寿。剑陪我玩了一天,临别时突然听到“网络情缘”这首歌,再也无法控制的我大声的哭了出来,边哭边喊“网络情缘始终还是靠不住,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?”

剑抱住我,叹了口气后,无语,任由我放弃的宣泄这些日子的酸楚。从南昌回到家中,我心里或许是因为宣泄了一场,稳定了不少,上线打算给剑报声平安,告诉他我到家了。

谁知,一行蓝字飞了过来“你去剑家里?”是刹,正纳闷他话里的意思。第二行蓝字又来了“你和他上床了?”我开始觉得天旋地转,第三行蓝字出现“他是不是已经取代了我的位置?”

心中一股绝望的火焰轰然喷出,我异常的平静,轻轻的敲打每个字回给他:“外婆做寿,我去了南昌,他陪我玩了一天。”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“早上去,下午回的,还有什么疑问吗?”“没了,我本来就不相信这些,只是这些话是我朋友从剑的朋友口中得知的。”“我和剑上床了又怎么样?你管的着吗?我乐意,怎么了?”“乖乖,不赌气了,我们不闹了好不好?”“我没赌气,也没闹,我玩了一天,累了,下了。”“等等。”这是我下线时所看到的最后一行蓝字。

后来刹上QQ告诉我,是杀杀说的。我震惊了,我和剑一直当他是最好的朋友,天啊!刹说杀杀想卖号转新区去玩,而刹行会的人和他谈好了价格,唯一的条件就是要杀杀把号入刹的行会,可是老大不肯,因为杀杀这个号曾经背叛过刹,老大是刹的亲哥哥,他认为当初伤害自己的亲弟弟,杀杀也有份。

为了表示今后站在刹这边,杀杀告诉刹的朋友,我和剑去了剑的家上床。。。我不想听这些,也不想再解释,上没上床已经不重要了。我给杀杀挂了个电话了,笑笑的冷言几句就关了手机。给剑的QQ留言,告诉了他这一切。

我累了,真的累了,如果当初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,我情愿不来90区“重新开始”。失魂落魄几天没出门的我终于上班了。“哇,你搞什么?跟死人一样。”看着认我做干姐姐的同事一如往常的另类关心,眼圈红了。“别,别哭,我没带纸巾在身上啊,要不你先吸回去,等我找到了,再喊你哭啊。”

望着弟弟紧张的神情,又想起了以前我哭的时候,刹扮小丑逗我笑。嘴角不自觉的往上扬,我点点头“恩。”随即告诉弟弟,“我和刹完了。”“看来这次是真的了。”不理会弟弟的罗嗦劝导,我转过身望着窗外的桑树,手中紧握的杯中似乎有什么滴进去了,一滴,一滴,溶入水中,可我的心呢?还能像弟弟这么开朗吗?还能像桑树有更新的青春吗?还能像那颗泪珠一样融入大家的生活吗?

上了QQ,见到了剑的留言,“对不起,没想到杀杀会这样,我还是伤害了你。”“剑,我们还是朋友的。”“其实你明白我心里。。。”剑啊,我作为一个女人,怎么会不明白啊,只是那颗心全都给了他,我拿什么来爱你啊?我明白你的情,我了解你的意,我清楚你的好,可我还是无法接受你的爱啊。对不起!

也是在那一天,我终于知道了他为什么要帮我的答案,很简单“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好女人,你需要一个疼你的男人,而不是像他这样的,我,能疼你!”

我没有选择和刹重新开始,也没有随剑去新区,我回到了让我终生难忘的44区。在那里,有我美好的回忆,有我甜蜜的过去。我需要用这些来忘却伤痛!回来了,44区武陵,虽然也和刹离婚导致很多朋友离我远去,但起码美好的事物都在这里,还有那些甜蜜的双人脚印,外带一个骷髅的。。。

海边,总有一个孤寂的身影,身边趴着的狗是她的唯一。。。

城里,总有一个孤寂的身躯,冷眼旁观这个世界,用幸福的回忆慢慢的疗伤自己。。。
 
上一篇:我的传奇生活
下一篇:44区洞庭之我见―家族篇(44区)

猜你喜欢


44区湘江风流史

44区湘江风流史

湘江,盛大最后的奇迹,自开区以来从来就没有寂寞过。英雄并起,金戈铁马,笑傲江湖,造成了多少人的传奇!四年以后的今天...

44区湘江名人谱之战士篇

44区湘江名人谱之战士篇

战士是最好玩也最不好玩的一种职业。花样很少,学来学去不是刺杀就是烈火,又不能远距离攻击别人。最花哨的要算是野蛮,猛推一下别人,调笑中带点轻浮――若是可爱的人做出来...

我的传奇,兄弟情深

我的传奇,兄弟情深

我打传奇不知不觉已经大半年了,在8区飞鸿和44区湘江都有号。现在没有怎么玩了。我感到自己很幸运,虽然没有网上的老婆。但我可以说一句,我玩传奇,找到了自己真正的朋友。所以我...

放弃也是一种爱

放弃也是一种爱

和大多数玩传奇的女孩子一样,我也是在现实的男朋友的带领下来到了传奇这块沼泽地。一头栽下去,越陷越深,无法自拔。等退出的时候已经是一身的疲惫和伤痕...

二维码